关于国际民航组织

国际民航组织由193个国家政府提供资金和做出指示,以支持它们作为 《芝加哥公约》(1944年)  签署国在航空运输方面的外交与合作。

 

其核心职能是维持一个行政和专家官僚机构( 国际民航组织秘书处) ,支持这些外交互动,并根据各国政府通过 国际民航组织大会 或由大会选举产生的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 的指示和核准,研究新的航空运输政策和标准化创新。

 

业界和民间团体,以及其他有关的地区和国际组织也以“受邀组织”的身份参与国际民航组织新标准的探索和制定。

 

这些利害相关方确定新的优先事项后,国际民航组织秘书处召开专家组、工作队、会议和研讨会,探讨其技术、政治、社会经济和其它方面的问题。然后,在各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集体制定新的有关国际民用航空的国际标准和建议措施时,秘书处为其提供尽可能好的成果和咨询意见。

 

一旦各国政府就新标准的范围和细节达成外交共识,该标准就会被这193个国家采纳,使各国法规在全球范围内保持一致,帮助实现真正全球范围内航空运行的安全、安保和可持续性。

 

除了这些核心的外交和研究能力外,国际民航组织还通过其七个 地区办事处 成为民航领域的重要协调平台。

 

它还根据各国政府正式确定的需求和优先事项,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教育宣传、发展联盟,并进行审计、培训和能力建设活动。

 

不是全球监管机构

 

国际民航组织标准所含的规定绝不取代国家监管要求的首要地位。在主权国家内执行和由主权国家执行的始终是当地的国家规章,使用适用空域和机场的航空运营人必须依法遵守这些规章。

 

与许多媒体对联合国机构的渲染性的描述相反,联合国机构在其设立的国际优先领域中对国家政府没有任何权力。对联合国的批评往往植根于基于幻想的能力和权力的指控,而这些能力和权力是主权国家绝不会赋予一个多边组织的。

 

因此,国际民航组织不是一个国际航空监管机构,正如国际刑警组织不是一支国际警察部队一样。我们不能任意关闭或限制一个国家的空域、关闭航线、或谴责机场或航空公司在安全或客户服务方面的不良表现。

 

如果一个国家违反经本组织通过的某项国际标准,根据我们的核心外交能力和作用,国际民航组织在此情况下的职能是帮助各国根据《芝加哥公约》及其所载的条款和附件,按照国际法进行它们可能希望寻求的任何讨论、谴责、制裁等。

Share this page: